栏目导航
○新闻动态
联系我们
服务热线
029-89305858
总部地址: 西安市雁塔区富鱼路双旗寨工业园58号
书法入门的金钥匙—《楷书黄金律》解读
浏览: 发布日期:2019-07-14

  练习书法没有捷径,但选好教材可以少走弯路、事半功倍。本文向大家介绍文物出版社近期出版的《楷书黄金律》欧体、颜体、柳体练习指导三本书。作者是中国科学院退休的科学家兼书法家,用十多年时间秉承“大道至简”“寓教于乐”原则打造的激活唐楷启蒙之作,是小孩子和初学者轻松快乐学习书法的金钥匙。有关作者简介请见参考文献1-4,在网上浏览。

  《楷书黄金律》是笔者在启功先生书学思想启迪下,根据《中小学书法教育指导纲要》,为小学生和初学者撰写的楷书入门教材。之所以冠名“黄金律”一是为了纪念启功先生的《结字黄金律》;二是本书以科学方法整理,发扬国粹为指导思想,希望本书成为楷书教学简单、实用的“金规玉律”。

  本书之所以用科学方法整理书法,撰写书法教材,除了作者本人自幼喜欢书法和后来的专业背景之外,主要原因有两点,一是艺术与科学相融合是当今艺术发展的大趋势,对书法同样如此。正如有人早已指出“这将是中国书法未来发展的强大推动力”;二是用科学方法来开展书法教育早已有之,比如梁厚甫先生的《科学书法论》(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出版,1984年10月第1版)和陈公哲先生的《科学书法》(天津市古籍书店影印,1990年3月第一次印刷)。特别是民国陈康先生在《书学概论》(上海书店影印,上海教育书店,1946年)中率先提出“以科学方法整理书法,发扬国粹”。最近邓宝剑教授发表的题目为“起于‘科学’而归于‘人格’——谈民国陈康《书学概论》之得失”的文章(《中国书法》杂志,2018年4月)对民国学人以科学方法发扬书学国粹的贡献给予充分肯定。

  笔法部分除了编排执笔、运笔和笔画写法的基本训练,归纳总结出笔画之间的相交、相接和相离三种空间关系,是连接笔法和字法的桥梁;利用主笔、间架和偏旁三个环节巧妙地讲解了结字法。

  欧、颜、柳三体同字教材,即用相同的范字讲解共同的规律。一是能够体现三体共同规律,二是便于三体差异性比较,三是为提取三体相同字数最少的习字帖,即为《习字九九谱》做好准备,并且在欧颜柳三体同字字库的基础上又增加了智永楷体,构成四体同字的字帖,请见上图中的四体“文”字。

  全书贯彻简单、实用的原则,注重启迪学生的智慧,比如从小学语文课本要求的82偏旁简化为36个代表偏旁的教学。通过解释书法现象背后的科学道理的方法减少学生对书法的神秘感,增强学习兴趣。利用视觉重量的概念科学解释“左紧右松、上紧下松、内紧外松”原则。

  楷书汉字是有大有小的,决定大小的因素,首先和字的笔画多少有关,比如笔画多的字宜大,即“密者宜大”(如“靈”),笔画少的字宜小,即“疏者宜小”(如“小”);其次还与字的外形轮廓有关,框形结构的字(如“国、圆、门”)不允许写满格。笔画比较少的全封闭框笔画要收缩(如“口、日、白”,注意“口”字最小),未形成全封闭框的字要比全封闭框稍大(如“山、公、心、云”)。笔画少的开放型的字,比如带有撇画和捺画的字笔画要伸展(如“人、大、左”)。笔画向多个方向或四周伸展,外形呈菱形或接近圆形的字应写满格(比如“米、永、今、来”)。

  从下面的回田格和回米格可以看出比田字格和米字格好,因为这两种习字格都增加了内框线,即字的外形轮廓线,可以用来控制字的大小,而田字格、米字格和其他不带内框线的习字格仅凭感觉不好控制字的大小。

  除了回田格和回米格还有其他习字格也能控制字的大小,比如,三宫米字格、黄金架九宫格、八卦格、金蛋格、黄金格等等。其实习惯势力不仅阻碍了习字格外形轮廓功能的使用,更严重的是还禁锢了其他科学好用的多种功能。

  习字格是初学写字和练习书法不可或缺的辅助工具,除了控制字的大小,到底还需要哪些基本功能。笔者根据古今习字格发展路线图总结出五种基本功能:笔画定位、外形轮廓、笔形参照、结构分界和重心边界。这五项功能不仅是习字临摹必须的基本功能,也是设计和选择习字格的评判标准。书中给出了详细范例和讲解。

  学习书法的人好像谁都知道主笔,但写好主笔不简单。写好主笔不仅涉及到基本笔画的写法、主笔与次笔的结构关系,更关系到对字的重心影响和审美取向。

  

  什么是主笔?主笔是一个字的主要之笔,主宰之笔,关键之笔。古人对主笔多有论述,譬如清代刘熙载《艺概•书概》云:“画山者必有主峰,为诸峰所拱向;作字者必有主笔,为余笔所拱向。主笔有差,则余笔皆败,故善书者必争此一笔。”

  在“思”字中“卧钩”作主笔,但在“念”字中的主笔却是“人字头”。同样“安、宫”二字虽然都有“宝字盖”,但主笔却不相同,为什么?

  判断主笔的关键是根据主笔的“特点”和“作用”。上面的 “思”字的“卧钩”形态伸展,在下面起到对上面的“承载”作用;而“念”字中的“卧钩”形态收缩,上面的“人字头”形态伸展、笔画粗重,对下面起到“覆盖”作用;同理可知,“宫”字上面的横钩伸展对下面起到“覆盖”作用,而“安”字中间的“长横”伸展,对字的上下起到像扁担一样的“平衡”或“挺中”的作用。

  简单地说,主笔的形态特点是伸展或粗重,在字中起到覆盖、承载、平衡、贯穿、支撑、包孕等作用,书中有详细讲解。

  主笔还可以比喻成一出戏的主角,有主角自然要有配角。写好主笔的诀窍,一方面要会“突出”主笔,发挥主笔的作用,另一方面次笔要合理“避让”主笔,处理好“红花”和“绿叶”的关系,追求的是整体和谐。

  请看下面“左、右、光、如”四个字:“左、右”二字都属于左上包结构,但由于它们的书写笔顺不同,字的体势不同,使字的主笔不同,次笔及避让方法也不同;“光”字的主笔是“竖弯钩”,临近的次笔“左撇”和“上横”的避让方法很有讲究,不是简单的收缩;“如”字的主笔是左侧“女”字旁的“撇”。

  结字法,是以笔画、部件构成字体的,所以又称结体、结构、间架结构或造型,也有与章法合并,统称裹束、布置、分布、分间布白的。楷书结构包含“造型”和“关系”两个方面:“造型”是安排字形的整体面貌,或外形轮廓特征,可以将字写得或长或扁,或圆或方、或正或斜,或内擫或外拓;“关系”是安排字形中笔画、部件之间的内部关系,让各部分之间既有大小、轻重、形态、疏密、错落、置向、形势等对比变化,又成为相互关联的和谐一体。

  其实主笔、偏旁的写法都属于结字法,只是从教学内容角度看,重点和指向不同。

  结字法历来是书法教学的重点和难点。对楷书入门和初学者来说,本书提供巧妙、简单的方法——比例和错落。

  请见下图中左右结构“林、江、部、利”四个字。对于左右结构,横向两个部件的宽窄比较有三种情况:左窄右宽、左宽右窄,左右等宽。其中左右相等的等情况很少,而对于左右不等情况,宽窄比例总是符合黄金比,因此用黄金格的左线和右线很容易控制字的宽窄比例,请见下图中的红色线。

  从上图中还发现,左右结构的字不是方正的方块字,从纵向上看有高低错落的变化。其实这种纵向高低错落变化是有规律的,即“横收纵伸”。比如对于“部”字,右侧的“双耳边”的上部的“横段”属于横向笔画,须“横收”,即稍向下移动,而“双耳边”的下部的“悬针竖”尾部属于纵向笔画,须“纵伸”,即稍向下伸展,其他三个字同理。

  请见上图中上下结构“宫、安、志、去”四个字。对于上下结构,纵向两个部件的大小比较也有三种情况:上小下大、上大下小,上下相等。其中上下相等的等情况很少,而对于上下不等情况,大小比例总是符合黄金比,因此用黄金格的上线和下线很容易控制字的大小比例,这就是启功结字黄金律及其黄金格带来的好处。请见上图中的红色线。

  从上图中还发现,上下结构的字不是方正的方块字,从横向上看有长短不等、参差不齐的变化。其实这种横向长短不同的参差变化是有规律的,即“主笔优先”,换句话说,谁是主笔谁伸展。请看上图中的“宫”和“安”字,虽然都有“宝字盖”,但是由于字的主笔不同,写法也自然不同。同样“志”和“去”字,都有“土字头”但写法不同。

  请看上面的汉字偏旁位置分类图。写好偏旁的首要问题是如何认识偏旁,不能孤立地、简单地看待偏旁的写法,更不能认为只要练习好数量有限的单个偏旁,根据位置对号入座再与不同配件组合起来就能写好字。

  上述认识上的误区存在两方面的问题,一是相同的偏旁在不同的位置,其形态和写法是有变化的,简单地说上下结构的偏旁要纵向收缩,字形变扁,而左右结构的偏旁要横向收缩,字形变窄,这类问题称作“一级避让”;二是相同位置相同偏旁,其形态和写法上的变化,比如前面介绍的“土字头”在“志”和“去”字中的变化,“宝字盖”在“宫”和“安”字中的变化,这类问题称作“二级避让”。本书通过总结出偏旁与配件之间的四种关系——避让关系、主从关系、穿插关系和向背关系,很容易掌握书写要领。

  写好偏旁的第二个问题是偏旁数量太多,并且相互之间没有联系,从而导致偏旁孤立、僵化。现在小学语文课本写字要求掌握82个偏旁。清代王澍、蒋衡合著《分布配合法》总结出偏旁技法多达170个之多。

  本书从梳理偏旁的概念、分类入手,找到了偏旁与结字法之间的联系,建立了16个偏旁构型和36个代表偏旁(下表中的黄色背底偏旁),能够覆盖小学语文课本的82个偏旁,从而大大简化了偏旁教学数量,请见下面的偏旁构型表。

  比如“左伸右缩”构型中的“提手旁”、“木字旁”,指“横画”被竖画分割后“横向长短”的伸缩,而“左离右接”构型中的“竖心旁”“火字旁”,指左右点画相对中间竖段“左离右接”,同时既可看作是“左伸右缩”又可看作“中轴不中”,都是为了字的“内敛外拓”“中宫收紧”。从而看出外观不同的偏旁内部蕴含着本质相同的审美,请见下图。

  再比如“帆”字中的“巾字旁”,“左竖”应稍长,右竖钩的“竖部”应稍短,且中竖要细,其实也在体现“左伸右缩”。由此可见偏旁有结构,只有融合于结体才变得触类旁通、融会贯通。

  [1]高光天,如何做到中小学和社会教育书法教材的科学化,搜狐网,发布时间2019-06-27;凤凰网,发布时间2019-06-27

  [2]高光天,发扬启功书学思想指引书法基础教育,搜狐网,2019-07-02;

  [3]张贵勇,高光天:科学老人的书法梦,中国教育新闻网手法,搜狐转发,发布时间:2019.07.03